在“第三极”旅行的意义

时间:2020-05-28   点击: 次   字体:【

我做这本杂志已经很多年了,但是说到西藏,我还是很兴奋。当我在KTV唱歌时,我每次都唱《青藏高原》。当我听到像西藏这样的字眼时,我的血液仍然沸腾。对我来说,高原早已超越了地理区域。对我来说,它不是一个地方,一个极限,而是一个像家庭成员的日常生活和家乡一样存在的地方。

因此,当《第三极》开始播放时,我仍然会坐在电视机前追逐对方,即使我以前去过那些地方。甚至剧中的人都被采访过,但我仍然坐在那里努力观看,因为只有一个这样的高原和世界屋脊。

西藏是如此迷人的地方。

当我第一次从高原下回到大陆时,我并不习惯。在公共汽车上,我周围的人不熟悉它。我开始寻找围绕州法典的女性。他们在哪?那些说藏语的人在哪里?那些害羞的微笑在哪里?那些黑与红的人去了哪里?当人们在街上看到他们时,微笑的人在哪里?只有早上被生活撕碎的人。那些展露笑容的人,那些弯着腰转过身去的人,那些崇拜波伏娃的人都不在这个城市。

西藏,给我最深记忆的人永远是那些人,而不是一山一水。因此,当我的朋友让我给他们寄漂亮的照片时,我说我只去西藏的盲童学校,听最甜美的歌。我刚去了一个艺术中心,看到大师们是如何建造一座青铜雕像的。我刚刚去了西藏社会科学院,听了次仁嘉先生关于如何拍摄阿里石窟壁画的演讲。我和他聊了一整天。

我去了西藏熏香的发源地——屯巴镇,看到了被溪流和水车拍打松树包围的迷人村庄。我去了修德街——号邦店的老家,在六一儿童节那天,看到小作坊的老板娘给她的员工送了一双新鞋,尽管那个织女已经21岁了。我去了南边的曲果寺,看了寺庙里的炉灶,看看和尚们到底吃了什么。

《西藏旅行》杂志的每一期都像西藏。西藏对我们来说不是异乡,而是一个更熟悉的地方。

这是因为我们想在本期的《世界屋脊》中加入一些没有提到的东西:林芝奇怪的蝴蝶,唯一能飞越喜马拉雅山的鸟,从果壳中弹出的陶罐,驯马师背后的故事,以及身上带着最美水果的藏族人。

这里没有什么神秘的。如果我们真的接近它,我们也会看到我们的日常生活。但是因为海拔,因为崇拜,因为古代艺术保存完好,那些只属于阳光和风的好结构,只能诞生在高原上。

对我们来说,世界屋脊是我们家乡通常存在的地方。我们依靠它,“从熟悉的事物中看到新的思想,从平凡的事物中看到美,从混乱中看到秩序”。这也是所有观光真正带给我们的价值!

原标题:世界屋脊观光的意义

本文标签:  来源:未知

栏目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