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藏线行走指南_新藏线行走攻略_新藏线旅游怎么样

时间:2020-07-06   点击: 次   字体:【

 跨越极限——新藏线   在川藏、青藏、滇藏、新藏这几条公路中,新藏线(G219国道)因为其路况较差、海拔*、补给坚苦、景色冷落,而被视为*艰难、危险的一条进藏公路。完整意义上的新藏线,从新疆叶城起头,经西藏阿里、霍尔、萨嘎等地,直至日喀则区域的拉孜县竣事,全长2342公里。尤其是从叶城至狮泉河的前半段,不仅是世界上平均海拔*的公路,也是高度落差*的国道;而从狮泉河至拉孜的后半段地势较为平缓,一路上拥有浩瀚出色景点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阿里南线”,本文中所记述的“新藏线”,专指G219前半段的行程。   就是如许的半段新藏线,分歧的出发地对驾驶员和乘客的身体影响是完全分歧的,假如像我们如许由西藏进入新疆,因为之前在阿里大北线、中线、南线转了一大圈,对4500米以上的高海拔已经非常适应,所以身体完全没有不适的感受;而假如从新疆叶城驶往西藏,则将面临着海拔急剧升高的考验,不少人会泛起较严重的高原回响,甚至无法走完整个行程。是以若是是首次踏上新藏线的话,*选择由藏入疆的“逆向”线路。   狮泉河—多玛   脱离了狮泉河迎宾馆舒适的客房,我们踏上了前去新疆的旅程,直到日土县城之前,走的都是相当平整的柏油路面。距县城不远处,我们看到了远古时代留下的岩画作品,大部门都是动物图案和人类狩猎的形象,也有放牧、农耕、跳舞、战争等内容,它们是用锐器在坚硬的岩壁上刻凿而成,线条古朴,造型生动,完成年月大致从早期铁器时代至晚唐,这些图案为今人研究西藏古代民族的汗青、民风、宗教、艺术等供应了珍贵的实物资料。   在日土县城的一个早餐店,我们买了一大堆花卷和馒头,筹办到班公措投喂湖中的水鸟,不外当我们发现日土的馒头如斯松软可口时,都一个个“鸟口夺食”起来。   班公措是中印边境的一个狭长的湖泊,别名错木昂拉仁波,意为“仙鹅长湖”,它的湖面海拔4242米,大约四分之三在中国境内,湖中生在世大量鱼类和鸟类,还有号称中国“西海舰队”的某边防团班公湖水上中队驻扎。或许因为之前的行程中看到了太多瑰丽不凡的圣湖,再加上那天的天际完全为阴云所笼盖,湖水的颜色呈现出黯淡的灰色,班公措并没有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   更令人沮丧的是,垂涎已久的全鱼宴也没有吃成,原先多家供给全鱼宴的鱼庄,目下被一家叫做“班公措度假村”的饭馆所庖代,而这*经营的“度假村”办事水平令人实在不敢捧场,所能供给的只有80元一条的冷冻咸鱼。看来班公措物美价廉的全鱼宴,只能是停留在人们脑海中的美妙回忆了。却是在达到班公措之前,我们颠末了一片非常标致的湿地,高耸的雪山脚下,马儿们在湿地上落拓地吃草,野鸭和水鸟在水中纵情地游玩,真是一幅动听的山水画卷。

多玛乡距离班公措80多公里,这里固然处所不大,倒是新藏线上一个主要的交通枢纽,继续向前就没有可以供应食宿的处所了。在多玛*“*”的小旅馆中,我们再次“腐烂”了一把,在物资相当匮乏的新藏线上,我们居然预订了蹄髈、鸡和洽几个蔬菜。就在守候上菜的过程中,我们还碰到了一位高人,他从库尔勒出发,独自一人骑车穿越新疆线,一路优势餐露宿,常与暴风雨等恶劣天色格斗。想到我们乘坐越野车走这条线尚且感受不易,像这位朋侪这般的境界,其实非常人所能及。   多玛-三十里营房   在多玛与三十里营房之间的400多公里路途中,要翻越红土达坂、界山达坂、黑卡达坂、康西瓦达坂等四个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口(“达坂”在维吾尔语中是“山口”的意思),还会经由空岔口、甜水海、红柳滩、死人沟等地。越过了界山达坂,我们就将告别喜马拉雅山系,进入到喀喇昆仑山系,它的主峰就是8600多米的世界第二岑岭——乔戈里峰(K2)。对于如许一条布满挑战的艰险道路,本地的一首民谣如许唱道:   “昆仑是一把量人的尺,没有那男儿胆,你莫靠那山边边;昆仑是翻不完的山走不完的道,受不了饥和寒,你莫翻那山巅巅。”   就在如许的心理暗示下,我们在七上八下又布满等候中踏上了今天的行程。首先带给我们惊喜的,是西藏自治区*西边的村庄——松西村,它的规模固然不大,但四周草原广袤、雪山围绕,一大群山羊在村庄周边落拓地吃草,在它们的身边是负责鉴戒的牧羊犬,如许美丽的天然情况,与我们心目中的新藏线形成强烈的反差。   分开景色如画的松西村,不远处就是新藏线上*有名的达坂—界山达坂。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界山达坂之所以出名,倒是因为一个谬误。持久以来,在山口公路旁一块两米多高的黑色石碑上,标明着一个令人胆寒的数字——“海拔6700M”,不少旅友是以被吓得六神无主,甚至有人是以对新藏线望而却步。若是这一数字精确的话,它将不仅是新藏线的*点,也是全世界公路海拔的极限了。不外,当很多人小心翼翼来到这里时,却发现并没有较着的高原回响,便携式海拔表显示的高度也与6700米相去甚远。当我们于2009年7月29日上午10点经由界山达坂时,发现谬传已久的界山达坂海拔高度终于被点窜为5248米,这与我户外手表上的海拔指示已经非常接近。   从早晨八点出发直到下昼六点抵达三十里营房,一路上大都是难走的搓板路,道路两旁给人*的感触就是萧疏。我们根基上是在没有火食的荒野上行驶,道路双方是凹凸升沉的草原和岗峦层叠的雪峰,广袤的山坡上没有一棵树,却能见到藏羚羊、黄羊、藏野驴等野生动物。直到快到三十里营房时,跟着海拔的降低,路边才又见到河流和少量植物,还能看见放牧的六畜,仿佛从外星球又回到了人世。   三十里营房也是新藏线上主要的交通枢纽,原先这里仅仅是军队驻扎的营房,负责为过往的军车供应油料、给养等,现在的三十里营房除了虎帐之外,已经在公路两旁建成了十多家饭店、酒店,甚至还有越野e族的欢迎站。

飞驰直下8000尺   从三十里营房到喀什,我们在13小时之熟行进600多公里,从海拔*达5300米的麻扎达坂“速降”到海拔只有1289米的喀什,我们几乎是直线下降了4000多米,“飞驰直下8000尺”也算是名副其实了。   今天的路段以高耸的雪山为多,比起昨天荒漠、沙漠为主的景色,较着更令人心旷神怡。今天我们越过的*个达坂,是海拔近5300米的麻扎达坂。说起来有点吓人,麻扎在维语中是“坟墓”的意思,而这麻扎达坂切实是山势险峻、怪石嶙峋,那些裸露的如鳄鱼牙齿一样厉害的山石,布满麻扎达坂的山头。有一种说法是,若是气候晴朗,有可能在麻扎达坂远眺世界第二岑岭——乔戈里峰。而当我们达到达坂顶部时,云雾起头增多,世界第二岑岭只能成为我们今后观光的目的地了。   今天经由的第二个达坂叫做库地达坂,它的海拔为3150米,是由西藏进入新疆的*后一道屏障,过了达坂之后海拔高度将直线下降,气温也将敏捷上升。固然海拔不高,库地达坂的地势却非常险峻,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中,我们的越野车由3150米敏捷下降到不足1000米的高度,陡峭的山腰上满是S型的弯道,路边绝壁下失事车辆的残骸,清楚地告诉我们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惨剧。在翻过库地达坂之前,我们还曾穿行于库地大峡谷中,峡谷的地势比力险峻,谷底的叶尔芩河一向陪伴着我们直至叶城。   晚上九点半,我们终于抵达今天的目的地——南疆重镇喀什。喀什是维吾尔族人聚居*集中的处所,我们今天行驶的总里程跨越600公里,是此次新藏之行单日行驶里程*长的一天。喀什是中国*西端的城市,这里的时间与北京时间实际上要相差三个小时摆布。我们住宿的世纪宾馆前提相当不错,朝北的客房窗户打开之后,正对着的就是喀什的老城区。固然走完了新藏线,我们的旅程还远没有竣事,令人神往的帕米尔高原正在向我们理睬呼唤,玉石之乡喀什也在守候我们揭起她神秘的面纱。

免责声明:本网转载收集文章仅为传布信息,不代表本网概念,若有侵权,请发邮件至

本文标签:  来源:未知

栏目排行